地址:北京市中央人民大会堂

电话:

邮箱:

行业新闻
针对港口物流行业的痛点
2018-06-13

  

  归咎于我国部门间条条块块的管理体制,跨部门、跨地区的协同能力一直不高。北京市作为首都,相对更容易调动辖区内各方面资源,因此笔者建议,应由北京市政府参与成为围绕商贸驱动“轨道+仓配”的空间规划项目组织者,积极协调铁路资源及相关各类技术资源和产业资源进行顶层设计。

  不公平的市场竞争环境使得全社会物流成本居高不下,整体物流效率也难以提升。此次“公转铁”政策在某种程度上对铁路“白经济”进行了一定的补偿,而国家也会强力推进大型企业及公共物流园区铁路专业线的建设,进一步提升铁路在大宗货物“门到门”服务和整体运价的市场竞争力。

  生态环境部继去年环渤海港口禁止汽运煤进港后,又提出,到今年9月底前,山东和长三角地区沿海港口煤炭集疏港全部采用铁路运输;2019年9月底前,京津冀及周边、长三角地区沿海港口的矿石、煤炭和焦炭等大宗货物全部改由铁路运输方式。由此可见,大宗运输“公转铁”结构性改变已经势不可挡。

  另外,应该加大融铁路自供电冷藏集装箱与分布式微小分拨仓储单元为一体的装备创新,在铁路货场进行自动分拨,采取类似甩挂运输方式进行在各消费区域规划网点实现分时租赁共享,同样减少运输资源浪费。

  消费市场不断扩大的同时,互联网时代带来了网络消费模式,也使得电商迅速崛起。随着电商消费模式的不断渗透,消费者的消费习惯发生了改变,这使得传统物流逐渐向现代物流转变。在转变的过程中,仓储的重要性凸显。随着电商不断发展,电商仓储的形态也在发生改变。

  以入选国家十三五’港口集疏运系统建设方案”的青岛港为例,董家口港区疏港铁路工程计划于6月30日试运行,这条疏港铁路是董家口港的生命线,是连接港区与经济腹地的运输大动脉。

  以“公转铁”为主要手段的运输结构调整一定应基于“宜铁则铁,宜公则公”的原则进行,但对“宜”的考量则需要综合考虑政府环保政策和市场运行规律,同时更要有利于推进运输市场竞争环境公平。

  “公路物流企业受重创,应该朝向大宗散货标载化发展,向车队转型,提高甩挂技术。”上述港口物流负责人认为,“铁路还不能完全做到‘门对门’运输,铁运与汽运间的竞争势必还会存在一段时间,并且由于铁路在多次倒装运输中不具备优势,运输成本预计会上涨,会转嫁给货主。”

  同时,由于铁路货场发展缓慢而城市发展进程过快,既有铁路货场道路与货场外部城市道路衔接极不科学,一旦货运量提高一倍,就会迅速形成新的区域内成时段“肠梗堵”,更难以实现货运量阶跃式上升。

  多数人认为,运输结构调整只有综合运输畅通和防治污染两个目标,却容易忽略第三个目标,即消费升级的保障。十九大明确提出,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刚刚成立的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一次会议明确提出打赢蓝天保卫战,调整“四个结构”,做到“四增四减”。其中一个重要内容就是调整运输结构,减少公路运输量,增加铁路运输量。

  同时,尽管北京市已经纾解了许多“非首都功能”的物流园区,但依然有直接关系民生的新增物流园区在园区规划与建设上并未与铁路衔接。如何在现有基础上引入铁路专用线或者建立更具协同关系的“轨道+仓配”空间规划,应该成为未来重点研究的课题。

  事实上,如果能够利用规模化且标准化的铁路网络,将北京都市消费型保障物资运入北京城区,既可以大规模减少进京公路压力,更可以实现用全天候铁路运输替代限时进京的公路货运。然而,这需要由北京市牵头与铁路共建围绕城区铁路货场改造,实现由商贸驱动的“轨道+仓配”顶层设计。

  更为重要的是,如何在运输结构调整中落地北京市的“外集内配”绿色铁路物流,是一个相当艰巨的任务。毕竟在北京市现有运输结构中,铁路货运比例不足3%,而目前北京铁路局集团公司短期统筹自身资源能力,也只能将铁路运力提高一倍,即不足6%,从北京市“公转铁”的目标来看,无异于杯水车薪。如果再考虑北京市人口消费升级需要更多城市配送的话,铁路货运比例将更低。因此,必须跳出现有运营模式、管理模式甚至思维模式,才有可能实现铁路货运比例阶跃式上升的目标。

  2018年6月8日下午14时,中国·广州。由广东省消费环境研究会、消费者报道杂志社联合主办的2018“智慧物流助推品质消费升级”研讨会在广州市黄埔区亚洲一号智慧物流园隆重举行。在京东集团华南分公司的支持和配合下,与会各界嘉宾、代表集体参观了京东广州亚洲一号“智慧物流产业园”。

  618年中大促,恰逢家电等大件商品的促销旺季,苏宁物流将其多年积累的大件物流服务优势集中升级,转化为高品质的产品系统对外输出。“十二项金牌”服务,涵盖了苏宁物流的仓储、干线、配送、逆向、安装、包装、回收、维修、质保、客服、金融、系统等十二项具有行业领先优势的服务,全面定义了大件物流优质服务的新标准,旨在为大件客户和消费者带来全新的服务体验。

  目前提出的“轨道+仓配”依旧是综合交通枢纽的概念,还仅限于立足交通解决交通问题,其结果一定是出现各种非常态的分时拥堵和分时虚糜(闲置)。而商贸驱动的“轨道+仓配”则可以汇聚商贸资源于仓配节点,将非常态演变为常态,形成功能集成且规模化的商贸交易节点、物流网络节点和交通枢纽节点。这既提升了都市消费型保障物流的服务能力,又能通过交通枢纽节点的道路系统规划,实现区域性道路畅通。

  共享单车、豪华汽车、商务旅行车、大小物流车各种出行交通工具都在成为汉能薄膜太阳能芯片的应用场景。

  为了同时解决交通、环保和升级消费保障的目标,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应该系统性、创新性地增强消费商品核心功能,在仓储、配送和流通中减少商品附加重量和体积,降低废弃物回收物流量。如采用在北京周边铁路货场布局中央厨房,实现净菜上市,并在城区家庭推广餐厨废弃物处理装备和厨房垃圾处理设备,综合实现交通、环保和升级消费的目标。以此类推,也可以针对家装建材等构建可循环绿色包装及回收体系,以最大限度减少运输资源浪费。

  京东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刘强东表示,为行业的健康发展和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服务体验,京东物流在三个维度不断创新开拓。第一是规模,物流行业是规模效应的典型行业,规模越大理论上成本越低。第二是品质,没有品质,物流给老百姓、品牌商创造的价值是有限的。第三是技术投入。简单一个“快”字,背后就需要从各个环节用各种各样的软件和硬件技术进行精准控制,因此技术投入对物流至关重要。

  比特存储周刊长期以来,为读者提供企业存储领域高质量的原创内容,及时、全面的资讯、技术、方案以及案例文章,力求成为业界领先的存储媒体。比特存储周刊始终致力于用户的企业信息化建设、存储业务、数据保护与容灾构建以及数据管理部署等方面服务。

  目前北京五环内仅有大红门、百子湾、丰台西和西黄村四个既有铁路货场,货场面积35.21万平方米;而六环内则只有双桥、黄村、通州等8个既有铁路货场,货场面积48.79万平方米。现有铁路货场不仅装备陈旧,自动化和信息化程度极低,而且装卸线过短,停车场面积狭小,场内道路狭窄,难以形成功能集成的三类节点集合体。

  在日益激烈的跨境电商服务中,品质保证、退换货、信息安全、对商品的收集、储存、上架销售、运送出货等服务,成为跨境电商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无界零售时代,消费场景将变得“无处不在”“无时不有”,而这最终需要物流来推动实现。

  中国物流发展相对领先,京东物流的“分钟达”已将服务时效提升到分钟级;伴随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的投用,已率先实现仓运配全流程的无人化……未来,京东物流可对哈输出经验和技术,通过物流规划与工程、物流信息系统、物流设备及技术解决方案、物流运营管理四大产品体系,推动当地物流基础网络建设和服务能力提升。

  无人机,是京东物流众多“黑科技”中的一个。它的出现,让众多生活在地形复杂、位置偏远、交通闭塞地区的消费者,也能与城里人一样,享受到快捷、温暖的配送服务。

  在仓储端,苏宁物流在全国48个城市建有大件物流枢纽基地,可以科学地满足客户多仓或一仓发全国的运营模式。

  针对港口物流行业的痛点,业内探索不止,一汽解放基于AI全人工智能技术的港口水平集运专用智能卡车5月份已经投用。

  从理论上讲,铁路运价在超过600公里运距时应该低于公路运价,但是在实际运营中,铁路运价往往需要在1000公里以上才具有价格优势。因为一方面铁路运输往往难以实现“门到门”全程解决方案,需要借助公路货运的“接取送达”,公铁转接短驳的成本较高而效率降低;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公路货运行业度极低而容易导致用“超限超载”及现金交易或偷漏税方式等“黑经济”手段实现低价恶性竞争。

  与铁路客运站相似,铁路货场内部空间规划与货场外围空间规划分属铁路管理和城市管理的不同系统,通常都是各行其是;即便两个系统有所沟通,也多是从各自功能落地入手,而极难实现商贸驱动的“轨道+仓配”全区域空间总体规划。

  此次涉及八省市联动的运输结构调整,部委级的协同管理由交通运输部领衔,并联合生态环境部、财政部和自然资源部等部委协同部署。但考虑到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时,衣食住行的保障则首当其冲。如果涉及消费保障物流的商务部和农业农村部等部委缺位的话,则很难达到三目标的有机融合。

  菜鸟透露,首批考虑的5个全球物流枢纽城市各具优势。例如杭州是中国首个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城市;吉隆坡则是海外第一个“电子世界贸易平台”(eWTP)设立城市,在这里,菜鸟与马来西亚海关合作,将原有的平均清关时间从1天缩短到3小时;迪拜则连接了欧亚非三大洲,是全球最重要的转运中心之一。

  运输结构调整的政策要求,以及与大型企业在煤炭等大宗运输的长协合同,会促进铁路总公司大规模进行铁路专用线建设和既有货场改造,并大量新购机车和相应车辆,以最快速度提升大宗货运运力;但面对白、冷、快、特等高附加值产品在长途物流及城市仓配市场高速增长的需求时,铁路货运部门必然面临特别大的挑战。